一分11选5

                                                                                  来源:一分11选5
                                                                                  发稿时间:2020-06-02 03:18:36

                                                                                  当地时间5月25日晚上9:25,明尼苏达州46乔治·弗洛伊德成为警察暴力执法的受害者,徒手的他被白人警察跪压在地后窒息死亡。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美国多地上万名示威者抗议,要求伸张正义,结束警察暴力执法。

                                                                                  美国最大的三个州: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中,警察杀害黑人的人数最高。一旦将这些数字根据人口规模和人口比例进行整合,就会发现,几乎在每个州,非裔美国人被警察杀害的风险都要比白人高得多。

                                                                                  黄惠康认为,美国政府在因抗疫不力、备受诟病之时,使出“甩锅”推责的惯用伎俩,支持和怂恿针对中国的诬告滥诉。此举有违公平正义,与国际法特别是英美法系国家“禁止反言”的法律原则格格不入。

                                                                                  “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这是古罗马的一句法谚,国际法学家们从这一概念中引申出国际法的主权豁免原则,是指国家的行为及其财产不受他国管辖。实践中,国家主权豁免主要表现在司法豁免方面,即一国国内法院非经外国同意,不得受理以外国国家为被告的诉讼,因此主权豁免又经常被称为国家的司法豁免权。

                                                                                  一些政客通过其国内法院向一个主权国家追责,这种荒唐的诉讼就发生在当下。近日,美国出现多起就新冠疫情针对中国政府提起的要求追责和巨额赔偿的法律诉讼。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所长柳华文认为,美国是在利用法律概念和法律程序进行政治化的操作。美国肆意炮制诉讼,借诉讼诋毁中国抗疫的成就和贡献,转移矛盾。这些所谓的诉讼的结果和过程都是他们要利用的。特别是利用诉讼发起和进行的过程,给别人施压,造成法律上的骚扰。这也是法学界所说的诬告滥诉的典型情况。

                                                                                  同时柳华文还说,非歧视是国际人权法的核心原则。联合国成立后首先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和其后制定的包括《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在内的一系列普遍性核心人权公约都有明确的规定。据半岛电视台网站1日报道,根据调查和倡导组织“警察暴力地图”(Mapping Police Violence)收集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9年,美国警察共致死7666人。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被称为COVID-19,这是权威的命名。但是美国一些媒体和政客执意要叫“武汉病毒”“中国病毒”。

                                                                                  美国警察致死案例中,非裔美国人的数量不成比例。非裔美国人仅占人口总数的13%,然而他们被警察杀害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5倍。

                                                                                  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黄惠康认为,美国炮制的诬告滥诉,违反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违反国际法上的主权豁免原则,也不符合美国1976年《外国主权豁免法》的原则和相关规定,严重侵犯中国的国家主权和尊严以及不受美国法院司法管辖的豁免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