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送件没打电话两快递员下跪磕头致歉 圆通:已和解


该病例为中国籍。3月18日自圣保罗出发,途经迪拜,19日自北京入境,20日凌晨飞抵上海浦东机场,后乘私家车回常州居住地。返家后,即由社区工作人员实施居家隔离观察。23日自感不适,由120救护车转运至医院隔离观察。25日影像学有改变,核酸检测复核结果呈阳性,26日被确认为确诊病例。

三是估计已经有不少人被感染,仅靠金银潭医院一家收治病人是不够的,建议立即腾空几家医院来专门收治新冠病人,这样,病人能够做到“应收尽收”,医务人员也能做到有效防控。

“从2月2日到现在,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每天的新发感染者,从四位数、三位数、两位数,已经到现在的个位数,我相信不久之后应该就能清零。清零以后,再观察两个星期,没有新发感染,我会建议解除武汉封城。”

李兰娟:1月初的时候,我听说武汉出现了传染病,作为专家,我很关心,也打电话给有关同道询问情况。后来,我听说可能有医务人员感染,我意识到严重性,就向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申请去武汉看一下。国家卫生健康委很快就决定派我和钟南山院士等6位专家组成高级别专家组前往武汉实地研判疫情,1月18号晚上我们到达了武汉。

中国卫生:您提出对武汉采取“不进不出”措施,将新冠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作为甲类传染病管理,都是基于上述判断所作出的考虑吗?

1月19日下午,高级别专家组召开闭门会,让我第一个发言。我主要提了以下几个观点:

中国卫生:闭门会上的意见,是如何传向全国的?

此项议题结束后,李克强总理和孙春兰副总理还特意到会议室外送别我们,让我非常感动。会后,国务院当即做出决定,将新冠肺炎按照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20日下午,国务院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布置了全国联防联控的要求。当天,国家卫生健康委专门召开新闻介绍会,请我们6位专家把疫情的研判情况,通过新闻界向全国公开。从这天以后,全国的警报一下就拉响了。

李兰娟:闭门会议还未结束,参会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领导立即电话北京,将“人传人”、“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等专家的关键意见向国家卫生健康委汇报,国家卫生健康委领导非常重视,又立即向国务院有关领导汇报。会议一结束,专家组就连夜赶赴北京。当晚12点,马晓伟主任会见了钟南山和我,听取了汇报,并决定20日一早向孙春兰副总理及国务院常务会议做汇报。

中国卫生:2月1日带队再征武汉,您表示要到“有重症的地方去”。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重病人,您都有哪些武器?